出處:http://shelovestabo.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28.html

--


上次講到真武湯,還沒有講完。例如講到真武湯,舌頭齒痕可以做辨證點,或者小腹任脈有一條鉛筆形的……其實吃真武湯,科學中藥也是蠻有效的嘛,四克真武湯加一克附子,或五克加一克,有時候感冒少陰病的時候,我們吃真武湯有好起來還蠻明顯的,尤其是科達牌的附子,麻到一次,好起來感覺還蠻明顯的,但是驅寒的話,我不建議麻到,講四逆湯的已講了。可是治感冒的真武湯,麻到一下還不錯了。


同學,我們講這三四堂課有點散亂,但是感冒的真武湯,你們有沒有點概念。我真的講到亂七八糟,你記得多少?


因為真武湯的辨證是最簡單,也是最不簡單。無脈也無證。


所以真武湯是甚麼脈?脈沉細、尺脈浮大也可能;身體沉重、身體悶悶地,抬不起來(如果抬不起身體還有一個是大青龍,但是它脈浮緊,這兩個要分得很開。如果大青龍湯發汗過度,虛得要死,也是用真武湯來救。)


發燒,如果太陽表證已經處理得還ok,還是燒起來,沒有特徵,那也是真武湯。


發燒而自己沒感覺,也是真武湯。


還有,少陰感冒,常常是牽涉到扁桃腺爛掉。這很要功夫的,你們初學傷寒論,不可能扁桃腺爛掉就會處理得很好,如果你喉嚨開始刺痛,就去吃麻黃附子細辛湯,這樣就比較容易處理.但爛開就很麻煩。但是喉嚨爛掉,痛到不得了,當自己醫術還沒有很靈活的話,我有一個建議,先不要管喉嚨痛,先處理感冒,感冒好喉嚨就會自然好得快一些。而拖到喉嚨爛掉的少陰病的本體呢,就是用真武湯。喉嚨痛也沒有關係,先把感冒治好。


我在想說,三陽病的感冒打起來都很快,桂枝湯、麻黃湯、大小青龍湯的話,幾乎是你藥一下去的話,很對證的話,20分鐘就好七八成,除非你人很虛。柴胡湯證,如果你柴胡湯用煎劑,也是很快;白虎湯更不用說了,一下去出一身薄汗燒就退了;理中湯的話,你拉肚子一天,吃了它拉肚子也會停。


但是真武湯治感冒,可能會慢一點點,因為他關係到全身心腎兩臟衰退所造成的現象,你要等他全身心腎補起來,去水毒,去寒邪,慢慢恢復起來,所以用真武湯治感冒,拖到一兩天才完全好。但每一次吃都覺得好一點,所以你可以加多一點次數,但就算慢一點,你不要緊張啦。


我們那個傷寒論換成劑量,你們都會吧,可以乘以0.3或0.1,但我是習慣除以三,他說放三兩我就放一兩,二兩我就放六錢半。差不多這劑量。


不知道為甚麼,真武湯的煎劑,吃起來沒感覺,但科中我吃得還蠻順的。(同學說煎劑有用)真的嗎?


…………zzzzZZZZZ


同學:請問喉嚨痛,除了少陰病還會出現在其他證嗎?


答:會,溫病也會。如果放在傷寒裡面看,麻杏甘石湯也會造成肺的發炎,這時候要看脈嘛,有實熱的脈會偏實偏洪偏滑;如果是少陰的脈總是沉沉細細的。溫病就是發炎。這個時候,脈就是很重要的憑據,你千萬不要信心動搖,尤其是看外面的醫生,喉嚨痛總是會給你板藍根、金銀花這些清熱的藥給你打下去,如果是少陰病,它就會被你打成壞證。少陰病的喉嚨痛,其實佔喉嚨痛很高的比例,真正的喉嚨痛並不多。


因為大家都知道,扁桃腺長期發炎是怎麼一回事,真正的少陰證,把脈把起來,的的確確是以沉細為主的。但是現在的中醫,常常受到西醫發炎思想的洗腦,他們認為有炎要消炎,這樣就會對我們有很大的干擾,因為我們講的跟外面講的都不一樣,這麼熱這麼痛,應該消炎吧?不會想到用附子麻黃這些溫經散寒的藥,就會願意用涼藥。


因為像2005年或那一年,台灣有幾個月很流行少陰病。然後,其實那段時間很微妙,有些開藥房的人就說:最近的這個喉嚨痛用銀翹散醫得不錯,所以的確是有人藉著銀翹散,而把這個炎退掉了。可是這一類系統,譬如說板藍根放下去,我又聽到有些Case,是你板藍根呀甚麼放下去,我就聽過有人因此身體變虛弱到不行,要送西醫院打點滴,那是你少陰病被醫壞了。


所以你在這事情上要穩住陣腳,如果你不能穩住的話,你至少可以不醫。不要管這喉嚨痛,先把感冒治好再說,喉嚨痛忍幾天就算了,而且就算是少陰的喉嚨痛,也不見得那麼好醫哦。接下來我們還有一塊是教你醫這個少陰喉嚨痛的好幾個變化,之後會講。但是不要忘記這個病的主軸,是在少陰或是溫病。


還有一些特殊狀況,喉嚨發炎是喉嚨發炎,可是少陰病你在醫的時候,有可能被推成太陽病的哦,如果你武湯吃了兩天,是有可能少陰病被推出少陰經了,變成陽明病,這個人又會燒起來,可是脈變成又洪又實,變成白虎湯證了,這個時候就要順著白虎湯的路去退喉嚨痛就好,病人可能有一點發癢,那你用桂枝麻黃各半湯,小發汗法,去醫這喉嚨痛,大概有這個變化。


再來看真武湯幾個病症的應用。我們說有牙痕.但這也不是絕對的辨證點。有人的是舌胎是淡灰色的,說白不是白,是泛灰的。中醫就會說,這個人的腎往往是虛,才形成灰色;白胎而偏灰,往往身體是有水毒的,是真武湯的灰。


另外還有一個病,是通常會用到真武湯的。身體比較虛的人,或上了年紀的人,到了冬天就會全身發癢,譬如說老人家,或比較虛的人,到了冬天就發癢。一個人到了冬天就乾燥,這意味著,冬天的寒氣,令你代謝比較慢了,如果他身體很虛,所以它不足以保護你,皮膚就生長比較慢,而我們生活在愛洗澡的台灣,你的皮脂及表皮已經給洗掉了一層,而你來不及生長下一層,所以那地方它會發乾,令你發癢。而至於這種病,我們對付它──寒水之氣,就要用到真武湯。吃了之後,皮膚的新陳代謝就會比較好。


還有呢,真武湯補腎陽。我們說,如果咳嗽,有些人感冒後,尤其是中年的阿姨,一咳嗽會漏尿。這是腎咳,要補腎陽咳才會好起來。那如果你覺得真武湯沒有作用在肺,可以真武湯合生脈散,麥冬可以潤肺,黨參/粉光參可以補肺氣,然後五味子可以將肺氣收歛,真武湯4-5克,然後生脈散3-4克,合起來用作用很快,因為我覺得這種東西蠻不錯的,因為西醫不知道怎麼醫。


還有之前我們講過,咳很久的都是從腎中出來的,如果你咳一個月都不好,那我們會用真武湯+生脈散,去保養保養。那我說冬天皮膚發癢是吃真武湯,那是冬天皮膚乾燥發癢,不是冬天,如果我今天吃了甚麼起紅疹子,那是用桂麻各半湯,因為我們中醫在起紅疹過敏這件事情,是採取順勢療法的角度,因為你的身體已經把這些怪怪的東西迫到皮膚表面,那你就幫它一把,出一點點汗就發掉了。酒疹不一定,酒疹有濕熱,但一般過敏的疹子,用桂麻各半湯治愈的機會率蠻高的。


麻疹呀?麻疹倒不一定,你當感冒醫。你當青龍症還是麻黃症還是……因為麻疹是一種感冒。


異位性皮膚炎,有沒有告訴我是甚麼症?一直癢?像不像濕疹?(同學:用消風散)這是個思考不錯,有些藥消除皮膚以下的風邪,用消風散可能有用,但我這個人的用藥習慣,是我很喜歡用補藥,所以我屢屢會用消風散,配搭一點點補血藥,因為人之所以可以讓風侵入你的身體,是因為你血不夠嘛!所以我會搭配當歸補血湯。


如果有乾癬,用了消風散+當歸補血湯也沒有用的話,我的下一步是用大黃蟅蟲丸,為甚麼?因為我認為他的皮以下有微血管的不通暢。


另外一種,像酒疹、蕁麻疹,在濕熱的天氣發,或渴酒會發(酒是濕熱的),有濕熱之邪造成的疹塊,我不知道異位性皮膚炎是不是這個?有可能含括到,我會用陽明篇的麻黃連翹赤小豆湯,各位同學,用科學中藥配就可以用了,請藥局幫你用單味藥配在一起也可以。那,麻黃連翹赤小豆湯的結構,一聽就聽得懂,麻黃是把血份的邪逼出來,血中有濕熱的疹子;連翹是一種把血液的火散掉的藥;赤小豆,是把血中的濕熱拔掉的藥。


那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裡面,有一個叫梓白皮,現在台灣買不到。梓白皮買不到沒關係,換桑白皮就可以了,桑白皮比較作用在肺,肺的炎去掉,皮膚就好了,因為皮膚跟肺相表裡。黃連翹赤小豆湯換桑白皮之後呢,大概這樣子用,那種濕熱的疹子,會比較容易消。甚麼叫濕熱的疹子?像早兩個禮拜的台灣,有些人平常不會容易起痱子的,現在也起紅疹了,這可從天氣看得出來,是因為天氣濕熱得來的。


至於說異位性皮膚炎,怎麼醫,對不起,到現在我都不曉得,因為我不知道異位性皮膚炎是甚麼?(按:癬,他說有一些其他的醫法,但很少挑戰,省略……)




(跳24;26)
至於說腳癬,就是香港腳,有些人是偶爾會發,代表他有濕熱聚在腳地板,散不掉,祛濕祛熱又在腳底板,我們會用三妙散,就是牛膝、蒼朮、黃柏。黃柏是祛下焦的熱的,蒼朮是祛濕的,牛膝是把藥帶到下面的,這樣治腳底板是蠻好的,通常吃一吃,祛腳底板的濕,而不會把身體打傷。只有有濕被它打的話,有病則治。


至於今天有人問我說:我手掌有癬怎麼辦?我覺得,手長癬,腳地板是牛膝、黃柏、蒼朮丟下去,但是手的話,桂麻各半湯怎麼樣呀?我只是隨便說說,但是有時候我們都亂開的,當他是白老鼠……富貴手,有些脫皮,算癬吧,我不太確定一定是怎麼樣。


倪海廈先生說,如果一個人的攝護腺有腫壞,那他的手掌皮會燒乾,因為心火降不到腳底板就被彈回來。我跟你講,這跟富貴手有點關係,就是一個人的濕熱代謝是有管道的,如果你的下焦有X住的話,就會變這個樣子。富貴手這事情,其實有牽涉到一個人的濕熱沒辦法代謝掉,所以如果下焦有不通暢,他的濕熱會往上迫,不是絕對,但有時候我會用到白通湯,治頭熱腳暖的白通湯,就把下面的熱祛掉,上面的熱消掉,這不是絕對的,但有時候會有效。從治病的思考,我們會想把病治好,但是我是喜歡開保養藥的人,就會想這個人是甚麼體質。


有些人臉上都有一顆一顆的紅痘冰,在中醫的範籌,這也是水毒造成的,水代謝不良,造成一顆一顆,這往往也是用真武湯。


還有一種情況,真武湯能治眼睛瞎掉,耳朵聾掉,像這樣子的醫案,還有一水不能救五火的觀點。可是另外的醫案講到這個人年老了還要納妾,房事不節,才會聾掉瞎掉,甚麼真武湯醫好了,他還是這樣,所以就沒救了。這醫案是有一點意思的,是我說過如果你想少一點性慾就灸灸絕谷穴,這講到都爛了。其實你把一個人的尺脈,特別是右尺,如果他很浮,那是他的腎陽都幾乎脫陽了,是真武湯的脈。那你問他是不是那方面不大行啦,他說:才不是,我每天的需求量高到不得了呢!腎陽將脫的人,都是這種調調,性慾旺盛到不得了的,黃帝內經講:陽強而不能密。所以要用真武湯幫他調,還有灸灸絕谷,讓他不要這樣子。


因為一般外面的醫生,把到這種尺脈,第一時間都開知柏地黃丸。知柏地黃丸其實幾乎是不能用!如果有用,也是尺脈是沉在下面有滑脈,然後按下有尖尖的,這時候才能用知柏地黃丸,就是有餘才能用知柏地黃丸,那尺脈熱而有餘,他會沉下去,不會浮起來,然後按下去有滑脈,就是有濕熱,有尖尖的,要帶點滑的調子。如果他跳得很洪大,千萬不要用知柏地黃丸,是要用真武湯證,腎陽要脫,如果你開了知柏地黃丸,你這樣是閹割了他的一生哦。他就變太監了,他的腎陽就被你滅掉了,所以這是目前很流行開寒涼藥的情形。


一般人的陽虛,如果你臉色比較蒼白,那是陽虛,但不是你臉色不白就不陽虛哦。這邏輯上,若A則B,若非B則非A。臉色發灰也可能是陽虛,臉色紅通通是*代陽,蒼白的話一般是陽虛哦。然後,講話的時候容易喘,氣不夠,還有恍惚恍惚的,不大有神,也是陽虛,這個時候就可以用真武湯。


我最近在校對基礎班的打字稿,我講過甚麼叫失志,如果是失志,補腎陽的藥也不要在他身上浪費囉哦。心靈這部份沒有救起來,這個藥也沒有甚麼效果,有些人是頭腦的習性,個性的問題,會嚴重主導這個人的體質。基礎班的要你們自己回去看,甚麼叫失志。


如果你硬要拿真武湯能治婦科病,那是白帶的病。大家不要抄這個,為甚麼?因為白帶基上是這個婦人脾陽不足,不足以運化這個濕氣,所以這個婦人的身體只好為濕氣找一個出口,在陰道出來。所以基本上白帶是一個脾無能代謝濕氣造成的,你說用真武湯當然是對,但是清朝傅青主發明完帶湯,完帶湯就是那個完結終結的意思嘛。傅青主那個方用起來,真的很省藥,他那五種顏色的紅帶湯、白帶湯,那個方,說幾帖好,真的用幾帖就好,所以大家不必用到真武湯。


還有就是,有時候我們新陳代謝慢,肉長得很慢,有些婦女像陰道有破,老是不肯收口,有時候用到真武湯是蠻有效的啦。


真武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使用法則,我在筆記中有寫到一些真武湯的參考著作,因為說真的,我不知道怎麼可以真正的把真武湯教好,上次我教陳助教時教了十五個鐘頭,所以我在這課程抓一下重點,要待大家自己回去讀書。


譚述渠有兩本書,一本只有香港有出版。


譚述渠到底是甚麼人呢?其實他是一個很奇怪的支派,以至於中國大陸的中醫,很多都沒有記載他,但是香港人,反而日本很尊敬他。


要提一個不是譚述渠師父的人,在清末有幾大怪人,幾大怪醫的,有一個怪醫,叫陳伯壇,這個人有兩本書我常常讀,一本叫《讀過金匱》,一本叫《讀過傷寒論》,我到現在還是會看的,他在序中寫到,他是讀《傷寒論》是讀到死去活來的,所以今天告訴你我讀過了。他的注解,鑽牛角尖的程度非一般人能想像的。很多人覺得不需要學這個,但我常常會翻他的書,因為沒有注意到這個事情,譬如說他說四逆湯寫「厥逆」,當歸四逆湯寫「厥寒」,那各位觀眾,要兩者有甚麼不一樣……雖然不是每一句我都接受,但是往往提出這個論點我很尊敬。又像他說,有一個角度,看出來太陰在太陽的裡面,所以呢,你用桂枝湯,明明開進太陰的藥去,但有時候會反彈到太陽,而他的論點都是蠻獨家的。


陳伯壇有一件很有名的事,他那時候不知道古斤計量的換算,所以傷寒論開一兩就開一兩,很大包,回去煮,反正沒有吃死人就好。他醫名也是很好啦,傷寒的方開三兩他就三兩,四兩就四兩,真是促銷中藥的範例哦。其實廣東人開這樣是很適合的,四川人用藥隨便泡一泡就好,廣東人又要水洗過又要怎樣才用,反正藥到了廣東就變得很弱。


陳伯壇的存在,令如今的香港人都有一句俗話,台灣人說大條,香港人說大鑊或大劑,大劑就是因為有陳伯壇而存在的。事情很糟香港人就叫「大劑啦,大劑啦!」,一個醫生可以造成一個新流行語,直到現在還在用,實在是……現在講的是醫林八卦了。


譚述渠並非陳伯壇的弟子,他是陳伯壇家小孩的同學,所以他從小去陳伯伯的家玩,每天看到開這麼多藥,從小看到大,對大劑量麻木了,就覺得開這麼多沒有關係。後來不知道陳伯壇的後人經營如何,但陳大劑後的大劑,就變譚大劑了。譚渠述擅長用大劑的附子,而他的附子都一定是自己用薑汁製的。民國初年上海用的是黃炮附子,而譚述渠用的是薑製附子,他嫌黃泡附子不夠好,因為白附子太毒嘛,而黃炮不夠力。薑製的陽氣都還在,但毒都沒有了,他替人治高血壓,往往一開附子就八兩,現在劑量的八兩。腎氣湯的附子也是八兩,這樣子一個月30帖,高血壓可以治好,如果不是八兩,不知道真武湯要治到何年何月?雖然高血壓有些是因為肝風,肝陽上亢。


譚述渠是個疏肝的高手,他提出用岭羊角的用法,去疏通芶芒之氣。他非常會用清涼、疏肝的藥,但是他能夠斷定的,是那麼多人有高血壓,是水毒高血壓,因為台灣也是有百份之九十的高血壓是水毒性的。


水毒高血壓的成立,是因為腎陽很虛,所以陰寒盤聚,而至於陽都往你頭上去鑽,你說是陽太旺還是陽太虛呀?其實是陽太虛,陽太虛就會浮上來,陽太旺就會沉下去,只要你把過那種色情狂的脈,就會知道。


另外,日本人也會談到氣血水變症。人體除了血液,還有氣、水,人是那麼多層的東西交疊在一起,你為甚麼要認為,血壓只是血管裡面的事呢?你很喜歡說血管裡面堆了一層油垢,所以血壓就高起來了,可是你有沒有想到,血管以外的組織有沒有充水呀?如果血管外面的組織,因為微微的水腫而壓力變得很大,那麼血管裡面不會改變嘛?身體裡面的水壓這麼高,你血壓有可能不高嗎?不高的話,它平衡嗎?血管都被水壓扁啦,對不對?


所以,去除水毒這件事情,往往是清這個水壓比更清血管更重要的事,清血管裡面的油,你每天都用山渣水呀,水渣煮一點穿芎,但山渣煮穿芎能夠治高血壓嗎?對不起,你把血管清得乾乾淨淨的,高血壓還是不會好,可見高血壓不盡然是血管裡面的事。而且,有所謂的心陽虛,陽虛陰實的體質,你知道,如果一個人的心臟,它的陽氣不夠,就很可能會用更大的力氣去去跳動,讓這個陰──有形的血液用更力的去打,因為它裡面的生命能不夠,所以要用到物質的層面去做出代償的能力,所以你心臟就很用力很用力,而這個心陽不足,可能是心臟因為被水毒壓住了,不通暢,所以用附子是對的。


所以這些種種高血壓的可能性來講的話,你會發現,肝陽太旺這個可能性不高。甚至後面會介紹到的張錫純的鎮肝熄風湯,他也是認為,所以這之所以會浮越也是因為陰不足以收攝這個陽,所以用滋陰的方法,那他滋陰的方法也是對,是不同的思考。台灣現在吃的水果量,但張錫純是大陸人,他那時候的大陸人還沒有電冰箱,可樂、吃冰甚麼的。他的時代,原發性高血壓真的是用鎮肝熄風湯比較多。我們這時代就是真武湯為主囉,但你可以在真武湯掛點鎮肝熄風湯,用點鎮肝熄風湯疏肝的藥,譬如說真武湯加枳實,都可以呀。各種加減譚述渠的書裡都有,但是譚述渠用的附子一開就八兩,那是300公克。


郝萬山的故事大家有聽過嗎?從前的醫生,那個時候的附子,是一兩就煮一個鐘頭,二兩就煮兩個鐘頭,郝萬山的學生,他就在他老師面前跟他師兄講:師兄呀,我們下餃子的時候,一個是煮多久?師兄:五分鐘呀,他再問:兩個呢?師兄:還是五分鐘呀,老師聽到,從此就只煮二十分鐘就好了。但是你的鍋子要夠大,我跟陳助教用很小的鍋子煮很多的附子,還是會被麻到,要有空間讓附子在游泳的。也要看你是買那一家的附子,有些家的白泡附子是好毒的。


所以,要處理高血壓,至少有譚述渠給你經驗,就是,他可以用這麼重。現在的人,高血壓已經吃西藥了,你要讓他變更差也不容易,我們用中醫的醫法,大概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方法,至少同學要知道,這是可行之路。


至於xx明的那本大陸書,他在後面有收錄各個朝代真武湯的醫案,我說瞎掉聾掉的醫案,就是從這本書裡面看到的。


再來當年台灣的經方家朱木通,他說的包括發燒但自己沒有感覺,又用真武湯,用某種辨證方法去治療腦膜炎(痙病),那個人吃了真武湯就吐水,真武湯朱木通就用得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mbino 的頭像
Bambino

Bambino的異想世界

Bamb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