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FREDDY 出處http://www.bigsound.org/freddy/weblog/001604.html

這件事情話頭長了。(上圖是為上週五墾丁街上的車潮人潮)

1995年的春假,兩個美國人與一群台灣的樂團們到墾丁找個場地,一邊度假一邊唱歌,「春天吶喊」自然而然誕生了,搖滾客們在墾丁街頭中三五成群漫步著,享受淡季墾丁的恬適風情。

「遠離壓力」、「慵懶」、「貼近自然」是春天吶喊最核心的元素,主辦人Jimi與Wade的初衷,便是提供簡易器材、強調度假氣氛、即興創意,這是音樂人們每年放鬆心情隨意亂玩的度假時刻,在這裡的演出,重視的不是硬體好壞,而是如何搭配這些簡易器材把玩出隨機創意;有些音樂人認為無法完整呈現演出品質而對春天吶喊敬而遠之,卻也有許多音樂人把握這難得的機會來一場卸去形象武裝的亂唱亂彈。

春天吶喊將搖滾樂融入墾丁自然景觀,創造了音樂人文與地景結合的墾丁春假新文化,越來越多的獨立音樂人、愛樂者相繼參與,開辦後五六年來穩定成長,並漸漸紮根。

但是這兩年春假期間的墾丁還能讓音樂人遠離壓力、感受慵懶、貼近自然嗎?

2006年的春假,這兩個美國人繼續與一群台灣樂團們在墾丁,期盼著一邊度假一邊唱歌的春天吶喊假期。然而春天吶喊會場附近出現搭順風車的七八個活動(有盜用春天吶喊名義舉辦者,也有另立新名舉辦者),墾丁街則成為一個巨大而雜亂的夜市,數萬人潮只是來湊熱鬧而不是來參加任何音樂活動,墾丁內外交通大亂甚至發生不堪久耐的砸車事件,民宿房價飆漲更勝暑期旺季,鄰近的小灣、南灣遍地垃圾。

近年來,原先的音樂人與觀眾們無奈地揮別墾丁,春天吶喊會場內的人潮減少,而春天吶喊會場外的墾丁人潮卻每創新高,甚至遠超過墾丁能承受的量了。

曾經,春天的墾丁,有著人文與地景的深度結合,創造了「獨立搖滾、海灘、輕鬆慵懶」的共同回憶;然而今年春天的墾丁,除了春天吶喊依舊搖滾,趕搭順風車的各類電音、流行、偶像派對…品質參差不齊地忙著擠在春假開辦,貫穿墾丁街幾公里從頭到尾大聲放送的廉價B版電子舞曲成為墾丁的聽覺主流;數以萬計的新族類也許不在乎這種變調,卻成為連年參加春天吶喊的搖滾客們久久難以揮去的夢魘。

獨立搖滾被廉價B版電音洗的一乾二淨,海灘被垃圾佔據,超載的人潮只見擁擠,誰能慵懶?曾經的人文深度與回憶,竟然被啃食得連骨頭都不剩。尤記得早年的春天吶喊,沿著墾丁街走向六福山莊之時,偶爾聽到經過的車輛大聲播放廉價B版電音,還覺得這些人跟整個春假的墾丁人文景緻真顯得格格不入,沒想到這一兩年,竟然是我們這些搖滾客最顯得格格不入。

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春天吶喊」十二年來雖從未被警察局查獲任何毒品,卻在幾年前台灣媒體開始注意春天吶喊,其危言聳聽、製造假新聞的嗜血本性作祟之下,沒有任何證據竟大肆報導春天吶喊成「毒窟」,幾年來不斷重複製造假新聞,全國的藥頭開始認為現場一定有利可圖,全國的吸毒者開始認為現場一定有毒可買,終於,近年來藥頭毒蟲紛紛在春假期間前往墾丁。

「你有沒有記得帶藥?」「有啊,來墾丁哪有不帶藥的!?」,這類對話在這兩三年春假期間的墾丁不斷耳聞,撞見許多交頭接耳的鬼祟藥物交易更是常有的事;這群永遠不會去「春天吶喊」的人,在媒體五六年來的"殷切期盼"下,湧入墾丁;雖然,這些人至今仍沒空進去「春天吶喊」會場裡面聽搖滾樂,然而,忙著參加周圍某些藥頭舉辦的派對活動或是在墾丁街上流連忘返尋找藥頭或辣妹,才是他們到墾丁的原意吧!

尤記得早年面對諸多媒體將春天吶喊與毒品畫上等號時,許多搖滾客還曾在網路上串聯抗議,要求沒有證據的媒體應該公開澄清,還給搖滾樂一個公道;然而在媒體的連年炒作下,墾丁被弄假成真的開辦了一堆藥頭與毒蟲聚集的許多大小活動,誰還在乎十二年後的今天,正宗的「春天吶喊」活動仍然沒有被查獲任何毒品呢?

幾年來媒體的持續鼓動,現在墾丁的春假期間終於如媒體所願成了台灣一年一度的藥頭毒蟲高峰會;然而,必須承受「毒窟」臭名的卻是十二年來如一日,從未被查獲毒品的「春天吶喊」這塊活動招牌,令人不勝唏噓!!

幾年來,我遍遊世界各國音樂活動,從未看過哪個音樂節慶在多年耕耘,創造出難得的人文地景而建立名聲後,各懷鬼胎的多方人馬頓時湧入,致使原活動及其所建立的文化價值竟被生吞活剝至屍骨無存,令人不寒而慄!!

當然,也有朋友要我看開點,就當作大老遠從外地去墾丁逛夜市就好啦!

唉,為了趕搭數萬人潮商機,許多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的老百姓們衝出來賣便當、賣鹽酥雞、賣鐵板烤肉,或是批各種商品擺起路邊攤,整條墾丁街上平均餐飲品質下降卻價格翻漲,這種品質的夜市,竟要負擔房價跳三倍的民宿才逛得起。

逛夜市?我何不去士林、通化街或是基隆廟口?



--------------------------------------------------------------------------------

備註一:
政府行政組織重劃後,有意結合文化與觀光成為「文化觀光部」;也許,這個文化被觀光吞噬的血例正可提供給人民重新思考的機會吧!

備註二:
政黨習於政治動員的選舉活動,動輒以「現場已經有x十萬人!!!」來自我催眠;而政府也流於以相同的思維來評估文化活動成效,跨年晚會、觀光文化祭一場場開辦;更令我難以置信的是,許多地方政府動員全縣成千上萬民眾到同一個場地人擠人,還常常塞到什麼燈籠、花車都看不到,浪費社會資源去塑造一場場看似成功的「燈節」;我最懷念的卻是小時候每年元宵節團圓在家吃湯圓,晚餐後跟厝邊頭尾的鄰居小朋友到巷口的公園去提燈籠玩耍,這樣溫馨自然存在於全國各地社區的元宵文化,難道輸給刻意動員的「燈節」文化嗎?

現在政府把拼觀光掛在口中,到底是想要拼怎樣的觀光呢?春假期間,超過墾丁容納量的人潮湧入,毀滅了原本已於當地紮根的搖滾人文,並降低每個遊客能享受的平均觀光品質,但是墾丁街上的商店、民宿、夜市大家都荷包滿滿,又可享受「今年春假墾丁現場有五十萬人」的膨風爽感;這樣就是拼觀光嗎?

如果政府引以為傲地認為這樣湧現的人潮才是觀光的政績,那就讓越來越多的觀光勝地淪陷吧。

Posted by freddy at April 13, 2006 04:30 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mbino 的頭像
Bambino

Bambino的異想世界

Bamb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